玩微博:特务张朝阳与影子帝盖茨;张朝阳、比尔·盖茨在内的国内外大佬纷纷体验及看好微博,为微博的前景带来了许多遐想。

微博

最近,听说张朝阳在新浪微博里玩潜伏,不知道怎么形容他,就用“特务”(没有贬义,可以理解为“地下工作者”)。还听说比尔·盖茨将Twitter的帖子同步到新浪微博,我就将之称为“影子帝盖茨”。

一、玩潜伏的“特务”张朝阳

作为搜狐董事会主席的张朝阳,可谓IT领域的大佬,据说他自称有时会在新浪微博里“潜伏”,有点象电影《潜伏》里孙红雷扮演的余泽成,可是新浪微博里的用户谁也不知道谁是张朝阳。

玩潜伏嘛,当然不能让别人知道,否则不就暴露身份了。不知道怎么形容他,就用“特务”一词了,声明没有任何贬义,可以理解为“地下工作者”,就象我们理解余泽成一样。

不过,由于大家对张朝阳的好奇,就有许多人开始猜测到底谁是张朝阳,有人就猜测一个名叫“染香”的就是张朝阳,还有人出来自报家门称是张朝阳,并且这还成了微博讨论的热门话题之一。

张朝阳在新浪微博潜伏之后称,“微博的形态特别适合中国,特别是适合手机中国,新浪撞大运撞上了。”他称赞:“新浪做的不错,很专注,开发人力多。”

他还感叹:“微博是爆发型的产品,比游戏更可怕,但目前垄断还没有形成。我对web2.0情有独钟,但一直没有建树。白社会的爆发点还没到,没有料到Twitter模式在中国爆发,属于判断失误。很遗憾,没有赶上早集。”

同时,张朝阳表示,未来微博将摆在再造搜狐战略最高位置,亲自出马抓微博,投入资金不封顶,目标是和新浪微博旗鼓相当。“搜狐处在一个不成功便成仁的状态,如果再不爆发,就会沉默。就像非洲原野的野兽,如果腿瘸了受点伤跑不动或者速度慢点,就抢不到食物或者被其它野兽吃掉,这是丛林法则。在这个背景下,搜狐要崛起要爆发。”

二、搞同步的“影子帝”比尔·盖茨

另一位与国外的微博头号网站Twitter及新浪微博都有亲密接触的是前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他在退休后热心搞他的慈善事业的同时,也在大胆地尝试微博等社会化媒体新应用。

今年1月20日,比尔·盖茨开通了其Twitter帐号。当时,盖茨加入Twitter仅仅八小时,跟随者(followers)就已超过10万人。当天,盖茨还恢复使用其Facebook账户。盖茨本人曾创建过Facebook帐号,但他去年7月表示,由于接到的添加好友请求过多,而自己没有太多时间来处理这些任务,因此被迫删除了自己的Facebook帐号。当然,我还发文表示了对其的理解。

紧接着在9月28日左右,比尔·盖茨开通了其新浪微博的帐号,当时也是很火爆,五小时就吸引了四万粉丝,目前共粉丝数在十五万。

比尔·盖茨在新浪微博的帐号可是明的,不过上面声明其是将Twitter的帖子同步到新浪微博,我就将之称为“影子帝盖茨”。其缺点是盖茨这个帐号都是英文、关注为0,且一般没有回复。虽然也有盖茨的翻译及中文版帐号配合,但似乎感觉他和普通新浪微博用户还是有些隔阂。

最近的消息称,继微软董事长比尔·盖茨(Bill Gates)今年早些时候成为Twitter活跃用户之后,微软联合创始人保罗·艾伦(Paul Allen)也开始使用Twitter。

看起来,微软的大佬们思想还是比较开通的,没有说死也不用其他公司东西之类的话,这倒是和搜狐的张朝阳类似,但是后者用对手新浪的微博,更多是体验,之后要自己大干一场的。

三、国外同行微博盈利模式探索

在国内的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如火如荼之时,在网易微博、搜狐微博紧紧跟上的同时,我们也不得不思考微博平台自身的盈利问题,毕竟各大网站都已经意识到人气聚焦之后的盈利问题。

其实,国外的同行Twitter也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Twitter联合创始人埃文·威廉姆斯(Evan Williams)最近称,他已经从CEO岗位上离职,未来将集中致力于产品战略事务;现任首席运营官迪克·科斯特洛(Dick Costolo)已接替他的CEO职务,即时生效。外界认为,此举是Twitter试水商业化的重要举措。

威廉姆斯表示:“如此迅速地发展壮大一家组织所面临的挑战很多。就其本身而言,单单是规模变大不能算是成功。对我们而言,成功意味着我们作为一家具备盈利能力的公司的潜力能维持住公司文化和留住用户注意力,同时对整个世界造成正面的影响。这不是一个小任务。”

而新任Twitter的CEO科斯特洛也许正是为其商业化及盈利模式探索而生的。科斯特洛自去年加入Twitter后一直负责广告商业化运营。2004年,科斯特洛创建了RSS新闻聚合服务网站Feedburner,2007年将该网站卖给谷歌后,科斯特洛跳槽谷歌担任产品经理。2009年,科斯特洛加盟Twitter。威廉姆斯称,这种专业从业经验使科斯特洛更适合担任CEO。一个对产品及运营很熟悉的CEO也许会帮Twitter早日盈利。

据了解,科斯特洛目前主要负责Twitter的“Promoted Tweets”商业化项目,当用户在Twitter搜索信息时,广告主发布的消息将显示在第一条。这已经有点象搜索引擎的“竞价排名”了。

自4月份推出广告服务以来,Twitter已经与30多家知名公司签署了合同,其中包括可口可乐和Verizon Wireless等。另外,Twitter还已授权谷歌和微软必应(Bing)在其搜索结果中列出Twitter信息,此举每年可为Twitter带来数千万美元的收入。

陈永东认为,Twitter的商业化及盈利模式的探索,将对国内的微博应用产生一定的借鉴与参考作用。可以这样理解:一定程度的商业化及广告对微博而言迟早会有。另外,已经有部分企业与新浪合作,推出系列活动,这种与企业合作的营销活动,必然也会为微博带来一定的收入。弄不好,也许今后对企业的官方微博可能也会收点费用。

总之,包括张朝阳、比尔·盖茨在内的国内外大佬纷纷体验及看好微博,为微博的前景带来了许多遐想。然而,盈利模式的探索也是各个开设微博平台的网站面临的任务。不过,也许各位得有个思想准备,今后微博可能会有一定量的广告出现,只是希望这些广告能更有创意、更有趣点儿,别搞得太死板、太无聊。(作者:陈永东,电子邮件:cyd888@sina.com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1bdbb80100lkmk.html

从盖茨到扎克伯格:新老“极客”的创新传奇

——《黑客:计算机革命的英雄》作者史蒂芬·列维重访科技巨头、黑客和理想主义者

从盖茨到扎克伯格:新老“极客”的创新传奇

盖茨和扎克伯格登上《连线》封面:《从盖茨到扎克伯格:极客权力》(图片来源:连线)

日前,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和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成为新一期《连线》杂志的封面人物。作为黑客史上最具代表性的急先锋,盖茨和扎克伯格向《连线》专栏作家史蒂芬•列维Steven Levy披露了自己的黑客生涯,并对下一代黑客的趋势给出预期。

史蒂芬•列维是《黑客:计算机革命的英雄》一书的作者,曾在25年前观察过许多“黑客”,包括微软合作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苹果合作创始人史蒂夫•沃兹尼亚克Steve Wozniak、自由软件运动的精神领袖、GNU计划以及自由软件基金会创立者理查德•斯托曼Richard Stallman……这些引领计算机革命的黑客如今都获得了巨大的财富、声望和权力。而黑客精神依然薪火相传,以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为代表的新一代黑客正在推动新一场变革。

以下为这场跨越25年的关于黑客的对话摘录:

“这挺有意思的”,比尔·盖茨放松地坐在办公室沙发上,“在我年轻的时候,我不认识什么老人。在我们发起微处理器革命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是老的,没有一个人。如今看这个行业变得这么老,感觉很奇怪。”

从盖茨到扎克伯格:新老“极客”的创新传奇

和盖茨一样,许多史蒂芬·列维当年报道过的黑客,如今都收获了财富、声望和权力 (图/Carlos Serrao)

我和微软创始人盖茨,两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正在延续一场二十几年前的采访,彼时的盖茨还是一个毛头小伙儿,那时的我则正试图探索那场方兴未艾的计算机革命的炽热核心——那群执迷、机敏又不断发明新花样的所谓“黑客”。那时的盖茨刚刚得以就DOS与IBM达成合作,而比尔·盖茨和Word当时都不是家喻户晓的名字。但那时我就确信自己正在记录一场将广泛影响每一个人的运动。

回首过去,盖茨承认,他的“铁杆黑客”年华盛放在13到16岁。

“所以说当你进入哈佛时你的黑客巅峰已经过去了?”我问道。

“如果说标准是24小时做项目的话,是过去了。在我17岁的时候,我的软件思想已经成型。”

盖茨的黑客信念贯彻到了他的每个行动中,甚至到雇佣决策也是如此。“如果你想要雇一名工程师,就看他写的代码。如果他没写过很多的话,就不要雇他。”

盖茨在黑客历史上有着特殊的地位。大部分人都认为,他是史上最杰出的代码编写者之一。他最初版本的Basic程序编写得非常高效,以至于可以在4KB记忆空间的Altair世界上第一台PC上运行,简直是一个奇迹。每当人们提起“极客”,脑中通常会出现年轻时的盖茨的图像。与其他人一起,盖茨将黑客从一段模糊的旅程带往全球性的经济和文化力量,并从这场变迁中收获了金钱、影响力和声望。

从盖茨到扎克伯格:新老“极客”的创新传奇

Facebook CEO 马克·扎克伯格称,他的公司倡导“黑客精神” (图/ Carlos Serrao)

Facebook 创始人和CEO、科技新秀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则延续了这种黑客精神。Facebook已经成功吸引了4亿用户在线分享他们的个人生活。25岁的他已经熟谙商业发展的艺术,但依然坚信自己是黑客的一员。去年,他在一次与未来企业家们对话的会议中表示,“我们想要打造一种黑客文化”。

扎克伯格表示:“我们并不是从宏大的理论开始的,而是始于一群黑客在几周内完成的一项计划。我们想尽快将创新投入应用。”每隔六到八周时间,Facebook都会举办“黑客马拉松”,让员工在一夜之间想出好点子并完成这个项目。扎克伯格说:“这是Facebook个性的一部分。我们相信快速行动、打破陈规,这也是我个性的核心部分。”

但是不同于老一辈黑客,扎克伯格这一代黑客不需要从头开始,他们站在更高的起点上。

盖茨认为,新一代面临着更多机遇,而这些机遇已经与过去的不同。但是,他们需要同样的年轻天才的狂热,并对人类的境遇产生同样深刻的影响。

也就是说,黑客仍将是下一场革命的英雄。

从盖茨到扎克伯格:新老“极客”的创新传奇

扎克伯格在拍摄间歇(图/ Carlos Serrao)

从盖茨到扎克伯格:新老“极客”的创新传奇

盖茨的拍摄图片在24英寸的iMac屏幕上显示(图/ Carlos Serrao)

从盖茨到扎克伯格:新老“极客”的创新传奇

盖茨和扎克为最终拍摄封面做准备,两代极客在拍摄间歇交谈甚欢

(图/Carlos Serrao)

(本文来源:中国企业家 作者:杜博)